用户名: 注 册
密 码:
  互联网 石排贾兆网
位置:石排贾兆网>专栏>正文

想起许燕吉

2019-07-24 07:26:27 | 来源:石排贾兆网 | 热度:2050 | 评论:0

我说你的书是一个大时代的记忆。许燕吉笑了笑,但样子挺严肃:“我写的不一定多好,但起码真实,如果说历史像一株花,我希望读者既要看到它上面漂亮的花,也要看到下面不怎么好的根。”许燕吉又说出版社刚刚带她上北京,在网上开发布会,搞宣传,闹了一个礼拜。我说我就是慕名而来,想看看您。许燕吉说:“我谢你,送你书。”说着,从身边纸箱里拿出一本《我是落花生的女儿》和一本《许地山传》(王盛著)签名送我。大概是来时剑明介绍我也是编辑出身吧。她忽然问我:“你说送点什么小礼物给编辑呢?他为这本书也忙得很辛苦。”我采访人比较注意细节,看出老人心地善良。我先说:“编辑改稿子,那是他的义务,没必要送东西。”为不拂她的心意,我又说:“不过,谈感情,送点小纪念品意思意思就行了。”许燕吉点点头,又笑了。我印象中,她是那样的善良,仿佛只会笑。来访之前,我从凤凰网上看过一段视频,采访许燕吉丈夫老魏时,老魏说过一句她是“下架的凤凰不如鸡”那句话,觉得这个老农很幽默。我问许燕吉:“老魏他人好吗?”许燕吉没有正面回答,说:“老头子人聪明,老实,对我还不错。”我问,你回南京了,干嘛还带他呢。许燕吉似乎不以为然,又是一笑:“当年别人踹我一脚,现在我就不忍心踹他一脚。”跟着我又斗胆问起她的前夫某:“你能原谅他吗?”许燕吉并不介意我提起那个曾经踩她一脚的人,仍然一笑:“我早原谅他了。”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

第五,我们正式提速独立IPO计划。由于恒大健康单方面严重违约,我们已经终止了与恒大健康任何的协议,这同时意味着FF真正可以脱开束缚、独立发展,获得根据公司的发展阶段需求、自主决定融资及IPO的权利。为了更多的让利给未来的投资人,公司管理团队正式决定,以恒大健康去年融资的价格作为次轮公司融资的价格,同时宣布调整提速公司IPO计划,从之前FF 71量产年作为IPO年调整成FF 81的量产年作为公司的IPO年。我们希望能找到与FF公司志同道合的投资人一起,共同打造一家伟大的公司,并给投资人极大的未来回报空间。

为抢抓未来产业的战略机遇,相城确立了“以研发产业为主,配套部分高端制造业”的发展定位,聚焦新一代电子信息(集成电路)、智能制造(机器人)、新材料和数字经济、文化创意“3 2”主导产业,加强对“未来产业”的战略性布局。同时,面向2035聚力发展“大研发、大文化、大健康”三大未来产业。

回到南京,适逢岳父病危、去世。南京人有规矩,服丧一个月内不便到友朋家。我请《百家湖》同事小唐代我去拜访许燕吉,送样报。不料,许燕吉几天前不慎跌倒(实则是癌细胞转入骨部),卧病在床。小唐回来告诉我,许燕吉一听大美女林青霞要看她的书,十分高兴,伏在枕上在书上签了名。

为了让农民在补贴到期后能继续使用生物质清洁取暖,阳信县正在开展秸秆换燃料工作。阳信县生物质清洁取暖领导小组办公室傅志鹏说,以玉米秸秆为例,阳信县的土地亩产鲜玉米秸秆2000公斤左右。三口之家4.5亩地,可转化颗粒1575公斤,基本能满足自家需求。

许燕吉晚年一人独居,虽时已八十,但行动自如。谈着谈着时已临近中午,我提议到楼下小馆子吃顿便饭。许燕吉先不肯,指指门口大桌上亮着红灯的电饭煲说:“我的饭还热着呢。”我知道她生活极简单、俭朴。经不住我的执意,加之剑明的劝说,我们在楼下一家小饭店进餐。我让剑明着意多点了两个菜,她直喊,“吃不了了,浪费可惜。”剑明说:“许老师,吃不了打包,省得你晚上再做。”许燕吉太实在,也没有多客套,只是冲我会意一笑。

剑明与许燕吉是忘年交,她将三十万字的手稿送给了他。读完书的第二天,我抑制不住激动,邀剑明带我去拜访许燕吉。

目前,NCT队内的中国成员有钱锟、董思成、黄旭熙、黄仁俊、钟辰乐,此外,泰籍华裔成员TEN也在预测名单之列,中国小分队的最终阵容引发粉丝们强烈期待。

公司2017年经审计净资产仅372.70万元,拟对外投资5亿元,涉及金额巨大,对公司生产经营将产生重大影响,是影响市场及投资者决策的重大信息,公司应当确保相关事项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但公司在2018年2月14日对外投资公告中披露,瀚翼瑞虎经营范围为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与实际投资的租赁业明显不属于同一行业。期间,公司多次发布公告,提示资金、人才储备不足的风险,并表示将招聘相关人员进行补充,但却继续隐瞒其实际从事的业务为租赁行业、先期仅投资500万元等关键信息,并对相关投资的具体投向、投资进度等关键信息均未予披露,严重误导投资者。公司对投资巨额资金设立瀚翼瑞虎事项的信息披露存在重大偏差和不准确,对投资者决策产生严重误导。

我提出我想看看她的书房。“我哪有书房呀,趴在小桌子上写的。”许燕吉不矫情,说着她把我们引进她的另一间卧室兼书房,一张大床一侧置着一张简易的书桌(好像是板料拼的),紧贴着墙,桌上堆满书报杂物。“我想为你在书桌前照张相。”许燕吉笑着说“照吧”,她很随意地坐在椅子上,双手安然地交叉在胸前,连丝巾半截在里半截在外也没整,让我留影。

2014年11月11日,董桥来函鸣谢,说签名书收到,嘱我代向许燕吉问好。当我准备择日再去许府拜谢时,许燕吉已于1月13日遽然病逝。那天正是她的八十岁生日。

据说,梅根在她的婚礼上坚持“最好的”。(AFP)

次日一早,我再去许府,请许燕吉审读我的稿子。这时我决定要深入采访,写一篇长文介绍许燕吉。为让许燕吉有所准备,我事先拟了十条采访提纲。她看了一遍,说“可以”。三天后稿子在香港如期见报。我打电话告诉许燕吉,她很高兴,说这么快。我说本月底我去香港开会,见到董桥,顺便把样报带回来给她。人物采访,需配头像。我说想为她拍张“标准像”,她笑而不语,我指指她身上灰不拉几的旧衣服,说换一件靓丽的吧。许燕吉从里屋拿出一件红色外罩,对我说,“这是我儿媳妇刚替我买的。”为避背光,她就地坐在床边让我拍照。大概太匆忙,或许她素不讲究,我也没在意,冲出来的大头照衣领一半裹在里面。

许燕吉是“落花生”许地山的女儿。她出生那天是1月13日。13是个不吉利的数字,外祖父为她取名“吉”,为她祈福。1950年她考入北京农业大学畜牧系,毕业后分配到石家庄河北农科所。反右时,她积极响应组织号召向党提意见,被“补”划为右派分子;还被判为“双皮老虎”(历史加现行),判刑六年,附加刑五年。曾是同学的爱人与她离婚,孩子也夭折了。坐了十一年大牢,刑满释放后,无处可去。最后下嫁给一个长她十多岁还有一个儿子的目不识丁的老农民。平反后,居然与那“老头子”不离不弃,把他带到南京。

“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不同于百年前的旧中国,今天的中国已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显著增强,人民生活极大改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按照“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时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中国成立100年时将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青春无边,奋斗以成。距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越近,越需要青年一代勇于担当、不懈努力,与国家命运同频共振。

心脏按压始终跟上

但除了重复那句自监听丑闻爆发就反复说的名言:“刺探朋友,绝对不行! ”,她对其他调查细节一概避重就轻。

12月1日董桥在陆羽茶室请我喝茶,把样报给我时说许燕吉的命运太悲惨了。又说林青霞看了之后,很是为许燕吉难过。恰好,前两天的一次晚宴上我邂逅林青霞,还做过交谈。我是一个好冲动、好多事的人,马上对董桥说:我回去请许燕吉送你们一人一本签名本。

苏州工业园区经发委主任孙扬澄说,开放型经济和创新型经济在进行深度融合,外资企业和我们国内有自己核心技术的企业也进行了融合。同时我们更鼓励企业围绕产业链布局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布局资本链。

回到家里,我很快写好稿子《历史的脚注——〈我是落花生的女儿〉读后》草稿,当即将电子版传给在香港媒体供职的董桥先生。十分钟后,董桥发来电邮,说许地山在香港是大名人,希望我马上定稿,本周见报。

9月3日,辽宁省开学第一课“护苗·网络安全课”活动在沈阳市和平区和平一校举办,活动向全省未成年人发出“做文明上网的模范和榜样”等六条倡议。

许燕吉住在她母亲周俟松(许地山爱人)遗留的旧居侯家桥,那是老式简陋的二室一厅。没有任何装修,大方桌、老木床、旧衣柜。许燕吉胖胖的,样子挺壮实,有北京人的豪爽。她以一脸灿烂的笑容欢迎我们,请我们在她那坐下去就是一个坑的沙发上与我们交谈。我说明来意,说我是她的读者,想与她交流一下读后感;我还说我在编一本民刊《百家湖》,想选用她书中两个片断,请她提供方便。许燕吉朴实得有点憨厚,她说“没什么。我从来没写过东西,老头子(老伴)走了后,我在家没事,回忆自己的一生,想把它写出来。”

许燕吉女士晚年生活在南京,她的人生经历我早知一二,但只知她是一个大家闺秀最后下嫁给一个大她十多岁的目不识丁的老农民。这并没有引发我想写她的兴趣。2013年10月她的自传《我是落花生的女儿》出版后,老友胡剑明向我推荐:“我包你捧上手就放不下。”果不其然,这是一本需要哭着看的个人百年史。

 我要评论: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石排贾兆网,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9 石排贾兆网保留所有权利